我妈年轻的时候跟一个写诗的跑了

摘要: 他们就像从未死去,也像从未活过,极其尴尬。

10-05 04:16 首页 一派胡言

她说,我妈年轻的时候跟一个写诗的跑了。


我说,别替你妈难过,她最不需要的事情或许就是这个。你仔细去想想这句话,她年轻的时候跟一个写诗的人跑了,这多酷啊。


我们该为她感到高兴,这说明你妈当初年轻过,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真正年轻过。


有一次,一个记者采访高晓松时问,你觉得这个时候的年轻人最缺的事情是什么。


高晓松说,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最缺的就是年轻。


在我们的生活中,绝大多数年轻人正在瞻前顾后地生活着。他们每天都在胆怯地生活着,小心翼翼地说话,畏手畏脚地做事。


想去的地方,犹豫不决。想拥抱的人,犹豫不决。


但他们的心里比谁都清楚,也比谁都厌倦。他们活着,如同别人的灵魂穿在自己的皮囊里,可自己的灵魂却在喜欢的人身上。


他们将自己身边的事情一遍又一遍地讨厌一次,却还是没有勇气诚实地面对自己内心的渴望。


他们把自己所有的期待都赌在明天,以为明天可以打败一切,以为撑到了明天,一切都会水到渠成。


但他们不明白,想去喜欢的人,你如果没有好好喜欢她,她明天就可能离开你了。他们不明白,想去看的演出,你如果不及时去看的话,唱歌的人明天就可能走了。他们也不明白,想去蹦的迪,你如果不去蹦的话,迪吧明天就可能关门了。


我特别想告诉这些人,不用害怕,二十岁的时候去二十岁真正想做的事情,三十岁去做三十岁真正想做的事情。你不要害怕你的行为会对你的未来造成什么破坏,即便是造成了什么破坏,那个烂摊子,未来的那个你也会收拾好。


你应该替现在的自己好好活着,而不是替明天的自己瞎操心。一个连现在的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,他也没有多大的能力去照顾未来的那个自己。


我身边的人经常劝我要三思而行,不可以冲动。我一直搞不明白,他们究竟在怕什么。活在这个世界上,真的有那么多值得怕的事情吗?在我眼里,除了疾病、灾难、死亡、愚昧等这些可能会令我们害怕,其他的事情根本不值一提。


前阵子,我一个朋友遇到了一件难事,她问我,你能不能安慰我几句?


我毫不犹豫地告诉她,我不会安慰人,这件事情我做不到。如果你真的需要的话,你可以试着从别人那儿获得一些安慰,但我无能为力。


朋友特别好奇问,安慰别人这件事对你来说就真的有那么困难吗?


我告诉朋友,我长这么大,从来都没有真正得到任何人的安慰。我一直暗示自己,不可以相信任何安慰的话。因为我们一旦相信了那些安慰,我们就很容易骗过自己。我们只要骗过了自己,我们就会丢掉对抗的能力。


当我们被稳定安慰住的时候,我们就会喜欢那一潭死水的生活,再也不敢做出逃跑的决定。


当我们被乖巧安慰住的时候,我们就像一个任人摆布的人偶,没有任何脾气地去接受他人的安排的命运。


当我们被斗粮安慰住的时候,我们就会被驯服,再也看不到三千里外的枪声,五千里外的人家。


我宁愿痛苦地清醒着,也绝不愿意嬉皮笑脸地麻木下去。


我更喜欢直视我的当下,我清楚地知道它还有很多的不好,我不需要你们过来围成一团来安慰我。我需要反反复复提醒自己,你看,它真的不好,你还有特别多的事情要做。


因为我不想成为他们。


他们找了一份不喜欢也不讨厌的工作,他们找了一个不喜欢也不讨厌的爱人,他们过着不喜欢也不讨厌的生活。


他们就像从未死去,也像从未活过,极其尴尬。


至于我,就想这样,自己的灵魂穿着自己的皮囊。


首页 - 一派胡言 的更多文章: